互联网老兵群

中美电子商务的核心差别—-文化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 710,在林军的互联网老兵msn群里听到了一场很实际的访谈。主讲人为本科复旦软件学院,留美于卡内基梅陇大学电子商务硕士的张海龙,内容是中美电子商务的一些区别。海龙亲身经历了中美互联网这10年的变迁,专注学习实践B2CC2C以及电子商务物流,并且始终有着高度的激情。相信并祝福他能在归国后成就一番很漂亮的事业!


      听完他的访谈,我感受到最多的中美电子商务的差别是两个字—–文化。


 


一,电子商务人群—-天时和文化诉求


 


2005-2006 张海龙提供


两国成年人上网比例,直接决定了两国电子商务规模的巨大差异。而这种差异,源自“天时”和“文化”。


“天时”,美国在90年代初已经开始普及互联网,别说美国的7080后了,美国大部分60后甚至许多50后基本都可以很流畅的运用网络资源。而我国几乎是在进入新世纪后才开始真正普及了互联网,所以主流年龄自80后以降,包括部分70后。这也间接决定了Keso所谓中国现在还是猎奇和娱乐的互联网而非像美国的社会应用网。


“文化”,中国现在用互联网的主要是几千万8090后们,文化诉求上,自然是追求娱乐体育猎奇来满足青春的荷尔蒙,怎么会想到多用网络做生意呢?美国互联网普及的早,成熟人士多,文化诉求上,追求新鲜刺激的青春年少已不再,自然追求真实实际的Business,消费力和做生意的比例就高,自然互联网产生的销售额将高了。


 


二,电子支付手段—-信用文化(Trust


 


       张海龙表示:“我一直把支付宝描述为中国式的怪胎。支付宝成功的根本原因是中国信用体制的缺乏。中国人相信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但是网上购物怎么可能做到呢?于是支付宝横空出世充了当救世主。在美国,每个人都有信用卡,网上购物用信用卡就可以了,如果你觉得卖家欺骗了你,你可以去银行投诉,银行可以把钱拿回来的。这样的环境下没有支付宝存在的必要,所以支付宝只可能存在于中国,充当信用卡的角色。


        这点很正确。现代中国文化中,信用的缺失,在电子商务的支付中,体现得最明显。卖家和买家之间缺乏根本的诚信,又没有类似美国银行体系那样强力的“仲裁者”(美国人人都要用信用卡过活,如果骗一次人被银行记上一笔…..),这就很难怪中国的电子商务体系不诚实健康了,也给了支付宝这样“非银监非民间,非政府非NGO”的特殊产品以生存空间(支付宝和Paypal是有本质不同的)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二,实体店和网商店—-线上线下主次的文化差异


 


张海龙认为,“基本上,美国所有的实体店(包括超市等等,比如沃尔玛)都有网上购物。各种消费品牌也都提供网上,但是纯粹做网上生意的比较少。大多数网络商户都是先有实体店,然后再开展线上业务的,线上业务是线下业务的补充。国内就不一样了,拿淘宝来说,我所知道的几个淘宝卖家都是先有淘宝店铺,生意开展起来以后再提供实体店铺,很多时候实体店铺是对网络店铺的一个补充。


在美国,先实体,辅网络销售;在国内,以淘宝为主体,很多业余店主赚到了再开实体店面。但业余玩玩,和上规模营销,是完全的两个概念了。


究竟以线上为主,还是线下为辅,在中美B2C的对比中,产生了主次的差异。这种差异,部分是国情决定的,也部分因为中国B2C还没经过彻底的竞争,还没洗过盘,自然造成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的局面。而美国的网上零售和批发,已经经历了10年左右的竞争,比较充分,只留下一些大如Amazon或者垂直如buy.com之类的巨头,自然会以规模建立实体和线下的优势。


 


 


 


文化的差异,让中美电子商务充满不同。


 


但我们相信,这是“差别”,而非“差距”,


 


因为中国的互联网和美国互联网是有本质不同的。


 


谁能找到这个差别,才能生;谁光因为这个差距而回来,难免秋风收场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Q&A:


 


Q:中国许多淘宝店主,开实体店后反而效益变差,点解?


 


A:篱笆网的老燕回答,“原来是在淘宝开个虚拟商铺,把家当仓库,让快速做物流,支付宝做支付,所以成本最小化。要上规模,所有的线下问题都来了。从C2C变成B2C后,成本上去了,商品的价格优势就要下降,而其所提供的服务在短期内都未能形成新优势,所以竞争力就弱了。(老燕是篱笆做战略的互联网老兵,说的很实在,值得品品。)


    


 


 很多老兵的故事和互联网趋势,可以看看互联网老兵论坛:www.laobingqun.com
或加老兵msn群:group227524@msnzone。


 

浏览数:星期五, 07月 11th, 2008 互联网老兵群 2条评论